合肥律师网 | 为您在线答疑,遴选专业律师!
咨询热线:15395067985
当前位置: 建筑工程纠纷 质量造价
工程质量保证金法律问题梳理(二)
发布者:
时间:2020-06-04
浏览数:40

06

施工合同无效时,质量保证金条款有效吗?


施工合同无效,关于质量保修条款是否有效,是一个存在争议的问题。有的人认为,施工合同无效情况下,质量保证条款自始、当然无效。考虑到我国建筑行业管理不规范,违法招标、超越资质承包、违法分包、转包、挂靠等情形层出不穷,均可能导致合同无效。但是如果按照此观点处理工程合同纠纷,则在合同无效的情况下,发包人难以向承包人主张质保责任,这显然不利于保证工程质量、安全。

由于建筑工程质量责任坚持严格责任原则,根据《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的规定,施工单位对建设工程的施工质量负责。总承包单位依法将建设工程分包给其他单位的,分包单位应当按照分包合同的约定对其分包工程的质量向总承包单位负责,总承包单位与分包单位对分包工程的质量承担连带责任。上述质量责任,不因合同无效而豁免。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笔者认为,工程质量保证金当属于工程款的一部分,因此施工合同无效情况下,不应认定质量保证金条款无效。

案例

于刚与江苏南通三建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承包方南通三建公司与发包方兴宁投资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明确约定由南通三建公司承建案涉工程。随后,于刚与南通三建公司签订《补充协议》,约定由南通三建公司将工程交由于刚进行施工。在工程竣工后,于刚要求南通三建公司退还工程质量保证金。


最高人民法院观点

       一、二审判决认为,于刚与南通三建公司之间签订的《补充协议》虽然为无效的工程施工分包协议,但是协议中关于质量保证期及质量保证金的约定,对双方当事人仍然具有法律约束力,作为施工人于刚对涉案工程仍应承担维修义务。因二审期间于刚施工工程的质量保证期尚未届满,故对于刚要求返还质量保证金的诉讼请求未予支持,并无不当。于刚申请再审称涉案工程到2013年5月26日工程竣工验收已满三年,按照约定应当返还60%质量保证金,该主张不能成立。且对于涉案工程质量保证金的问题,于刚已另案提起诉讼。

(详见(2012)民申字第1332-1号于刚与江苏南通三建集团有限公司及一审第三人孝昌县比得福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07

施工合同被解除时,质量保证金条款是否继续适用?

关于施工合同解除时,质量保证金条款是否继续适用,成为发包人与承包人争议的焦点,如中国新兴建设开发总公司(下称“新兴公司”)与国泰纸业(唐山曹妃甸)有限公司(下称“国泰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案号:(2017)最高法民终252号】。在本案中,最高院认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解除后,案涉工程不可能再满足竣工这一质保金退款条件,发包人支付工程款时不应再适用原合同中质量保证金预留条款。

案例

新兴公司与国泰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2013年12月10日,新兴公司与国泰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新兴公司承建国泰公司生产区一期生产车间、仓库、给水处理站、废水处理站、外网、道路路面工程。质量保证金为总工程价款的5%,返还时间为工程竣工验收合格满贰年后的28天内。

2014年3月15日,新兴公司开始进场施工。2015年1月,由于国泰公司资金出现困难,导致涉案工程停工至今。

2016年2月2日,国泰公司向新兴公司出具了一份《完成产值审核说明》,确认了已完工程的工程款等费用合计278486147元。

2016年7月28日,新兴公司向国泰公司发出催款函,要求国泰公司支付工程款,否则新兴公司将依法解除合同。但国泰公司未在收到催款函后按时支付。后新兴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支付包含质量保证金在内的工程款。诉讼过程,各方对合同解除情形下,发包人是否应在支付工程款时扣留保金产生争议。


一审观点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由于国泰公司资金困难,导致该工程从2015年1月停工至今。在此期间国泰公司既未支付工程款,也未确定复工时间,至今国泰公司也无资金进行后续施工,致使合同目的根本无法实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当事人可以提出解除合同。故新兴公司请求解除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符合法律规定,应予以支持。考虑到该工程毕竟未经竣工验收,且双方在合同中约定了质量保证金为总工程价款的5%,返还时间为工程竣工验收合格满贰年后的28天内。故质量保证金255523620元×5%=12776181元应予暂扣。


二审观点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根据双方于2013年12月10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除专用条款另有约定外,工程竣工验收合格满二年后的28天内,发包人应将剩余的质量保证金返还给承包人。剩余质量保证金的返还,并不能解除承包人按合同约定应负的质量保修责任。国泰公司作为发包人返还所扣留的质量保证金的前提是在工程能够竣工验收合格的情形下。本案中,因资金问题,案涉工程已于2015年1月停工至今,并且新兴公司在一审时的诉请之一就是解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在此情形下,在新兴公司和国泰公司之间,案涉工程不可能再满足竣工这一条件,故有关质量保证金的返还问题不能直接适用上述规定。鉴于案涉工程已于2015年1月停工,至今已经超出两年,在此期间,国泰公司并未提出证据证明案涉工程存在质量问题以及需要进行质量返修,故其主张应继续扣留质量保证金没有依据,其应按照已经认定的数额向新兴公司支付工程欠款及损失费用。原审判决对此认定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实务建议

笔者认为,本案中尽管裁判认为合同解除情况下,不再适用质量保证金条款,但其特殊之处在于不仅本案合同中未明确约定合同解除下是否适用质保金条款,更重要的是,该工程已经停工两年,发包人停工期间并未主张质量问题,且因停工导致竣工遥遥无期,案涉工程不可能再满足竣工这一质保金退款条件。故该案件未必备普遍的指导意义。

为避免合同解除后,发承包双方就质量保证金预留问题产生争议。笔者建议,发包人、承包人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订立过程中,明确约定合同解除情形下,质量保证金的预留、退还的方式;对于施工合同未明确约定的,建议合同解除、项目退场时,通过签署相关退场协议,对质量保证金预留、质保责任承担作出明确约定。

律师在线
ONLINE CONSULTING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