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律师网 | 为您在线答疑,遴选专业律师!
咨询热线:15395067985
当前位置: 企业法律顾问 知识产权
一起撤诉,一起定罪!两起“醉驾就医案”缘何认定各异?
发布者:
时间:2020-09-11
浏览数:18

妻子病重丈夫醉驾送医被交警查获,法院审理后认为,丈夫醉驾行为构成紧急避险,最终,检察机关撤诉。据悉,这是江苏省第一起因构成“紧急避险”,而被依法撤诉的“醉驾”危险驾驶案。


类似的案情,同样出现在福建省石狮市。一名外籍人士科斯昆(音译)在家中饮酒时,其手部被酒瓶扎伤。为及时就医,科斯昆独自驾车前往医院就医,路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被警方查获。科斯昆辩称,其醉驾就医系“紧急避险”,但该意见未被法院采纳。


那么,法律界人士又是如何看待这两起案件?何种情况下才符合刑法中的紧急避险?


紧急避险

丈夫醉驾送病重妻子就医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人民司法》披露的一起紧急避险案,经媒体披露后,引发各方关注。


2018年12月7日晚上,为了庆祝妻子生日,江苏省江阴市陈某邀请朋友到住处吃晚饭,他自己也喝下了红酒。到夜里11点多,陈某妻子想上楼休息,突然倒地口吐白沫、昏迷不醒,陈某随即让女儿拨打120求救。120回复,附近没有急救车辆,要从别处调车,具体到达时间不能确定。


因情况紧急,家人和邻居又没有驾照能开车,出租车一时间也联系不到,陈某只得自己驾驶私家车,将妻子送到了附近医院抢救。随后,陈某被警方当场查获。经鉴定,陈某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为223mg/100m1,远超醉驾标准。检察机关以陈某涉嫌危险驾驶罪将其起诉至法院。在法庭上,陈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他和辩护人提出,本案事出有因,他因妻子昏倒、120急救车不能及时赶到,才开车送妻子就医;案发时已近深夜,路上行人较少,驾驶路途较近,未发生事故,社会危害性较小;他归案后如实供述,悔罪态度较好,无前科劣迹,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法院认为,虽然被告人陈某客观上实施了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但其行为构成紧急避险,依法不负刑事责任。法官表示,案发时,陈某认识到妻子正面临生命危险,迫不得已才醉酒驾驶的,属于在必要限度内实施避险行为,符合紧急避险的各项条件,他的行为也构成法律意义上的紧急避险,应不负刑事责任。


2019年底,江阴检察院决定依法对陈某撤回起诉;数日后,江阴法院裁定,依法准许检察机关撤回起诉。


危险驾驶

手部受伤酒后驾车奔医院


类似的案情,同样出现在福建省石狮市。


2019年5月22日3时许,外籍人士科斯昆在家中饮酒时手部被酒瓶扎伤,他便独自驾车欲至医院治疗。当汽车行至石狮市时,碰撞到郑某驾驶的小汽车,造成两车受损、多人受伤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科斯昆继续驾车前往医院就诊,并在就诊结束后欲搭车回到事故现场时,与到医院就诊的被害人郑某等人相遇。双方因言语不通发生争执,后科斯昆在明知已有人报警的情况下,仍留在医院内等待公安人员处理。公安人员随后在医院内抓获了科斯昆,并查明,科斯昆未持有有效的机动车驾驶证。


经鉴定,科斯昆处于醉酒状态。经石狮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科斯昆负该起事故的全部责任。案发后,科斯昆赔偿被害人郑某等人损失人民币4.9万元。


之后,检察机关以科斯昆涉嫌危险驾驶罪,将其起诉至石狮市法院。庭审中,科斯昆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科斯昆系因手部受伤急需治疗而在醉酒后驾车,其行为属于紧急避险。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科斯昆在醉酒驾驶机动车前手腕部确已受伤,其人身安全正遭受现实的危险,但在当时的情境下,科斯昆仍有报警或者通过其配偶向外界求救等多种可行且不具有危险性的方式以保障自身的人身安全,实无必要在醉酒、手腕部受伤已不应驾车的情况下,置他人人身、财产安全、公共安全于不顾,自行驾车前往医院寻求救治,其行为并非是当时唯一或者最优的选择,不属于紧急避险,无法成为其不予承担刑事责任的理由。

律师在线
ONLINE CONSULTING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