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律师网 | 为您在线答疑,遴选专业律师!
咨询热线:15395067985
当前位置: 刑事辩护实务 罪名解析
疫情期间这些罪名你搞明白了没!
发布者:
时间:2020-07-10
浏览数:37

罪名相对集中在诈骗罪、妨害公务罪、寻衅滋事罪和制假售假类犯罪、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类犯罪上。


通过对办案数据及犯罪案件的分析,最高检发现,新冠肺炎疫情和“非典”疫情都属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所涉犯罪具有多个相似特征。


▲ 一是妨害公务、生产销售伪劣产品、寻衅滋事等犯罪较为常见多发,这与疫情管控、防疫物资紧缺有很大关系,如有的不法分子利用口罩等防疫物资需求剧增、市场供应紧缺的情况实施相关犯罪。


▲ 二是涉罪人员绝大部分没有犯罪前科,多属于临时起意或利用特殊时期谋取非法利益。


▲ 三是涉罪人员文化偏低。涉新冠肺炎疫情案件中尽管出现了大专以上文化,但犯罪嫌疑人总体文化程度仍偏低。


▲ 四是以轻罪轻刑为主。从罪名、情节和所处刑罚上看,大多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1

【案例】

湖南娄底#谎称患新冠要传染他人获刑1年#案。罪名是编造虚假信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邓某某编造虚假疫情信息,在信息网络上传播,引发社会恐慌,致使卫生防疫、公安机关等职能部门采取紧急应对措施,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其行为已构成编造虚假信息罪。


鉴于被告人邓某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且自愿认罪认罚,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点评】

刑法第291条之一规定,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成立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

对虚假谣言犯罪的详细分析:1、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的入罪条件较为宽松,不要求必须在信息网络或媒体上传播。2、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的内容是虚假的疫情、险情、灾情、警情。3、如果只是编造一般的虚假信息,在网络上传播或者指使他人散布,扰乱公共秩序,成立兜底罪名寻衅滋事罪。

2

【案例】

广西崇左:疫情期间男子运送11人非法入境,一审获刑2年半。

本案的判决是: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罪,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点评】

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罪的被运送者是自愿的,而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的被组织者则是被迫的。二者都可以包容三个罪名:1、妨害公务罪(仅限于轻伤以下);2、过失致人重伤罪;3、过失致人死亡罪。由于后者的对象是被强迫的,而前者的对象是自愿的,故后者还可以包容非法拘禁罪。


3

【案例】

【北京查扣12万只劣质口罩】北京一网售劣质口罩团伙被打掉,警方发现其销售的12万余只口罩均为劣质“三无”产品,全部依法扣押。


【点评】

此次疫情期间,围绕着口罩的刑事犯罪非常多见,罪名包括: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非法经营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诈骗罪。而且,这些罪名都曾入选过两高/两高一部发布的疫情期间典型案例。

4

【案例】

【天津宣判首例涉疫情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3月17日,天津首例涉疫情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在和平区人民法院“云上”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被告人苗某忠犯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7万元;被告人苗某彬犯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判处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扣押在案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口罩商品及包装纸盒、作案工具自动薄膜封口机1台、口罩机1台,由扣押机关依法全部没收。


【法院判决】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苗某忠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且进行销售,情节严重;被告人苗某彬主观上明知苗某忠制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依然实施分装、运输等帮助行为,被告人的行为系共同犯罪,均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
其中被告人苗某忠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苗某彬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分别予以惩处。鉴于被告人苗某忠、苗某彬均无前科劣迹,此次犯罪到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认罚,依法可对二被告人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苗某彬且系从犯,依法应从轻处罚,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点评】

本案的罪名是假冒注册商标罪,但实际上实施了两个行为:假冒注册商标、销售该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这两个行为属于手段行为与目的行为的牵连犯,应择一重罪论处,成立假冒注册商标罪。此前,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曾入选最高检发布的疫情期间典型案例。

5

【案例】

在疫情防控关键时期,冒充防疫人员入室抢劫杀人,犯罪嫌疑人肖某汇因网上赌博无法偿还巨额欠款,预谋实施抢劫。3月10日,肖某汇携带绳索、胶带等物品,翻栅栏进入洪山区丽岛花园小区蹲点守侯,3月11日上午,冒充社区防疫工作人员排查体温,对该小区住户潘某某实施暴力行为,致其死亡。随后,肖某汇在被害人家中抢得现金人民币、美元、日元,购物卡以及其他各国礼品币若干后逃离现场。


【点评】

从案情描述看,本案的行为方式是:为了抢劫而入户,先杀人再取财。罪名是抢劫罪,而且具有两个加重处罚情节:入户抢劫、抢劫致人死亡。还具有一个从重处罚情节:疫情期间犯罪。如不出意外,本案适用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6



【案例】

被告人何某因密切接触了从湖北返回富川的女友,需居家隔离和医学观察14天。居家隔离期间,何某擅自离开居所,到所在村的村部和疫情防控设卡点打砸办公设备,并辱骂、殴打正在守卡值班的村支书。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何某的行为已经构成妨害公务罪。鉴于被告人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且认罪认罚,依法判处拘役4个月。


【点评】

本案罪名是妨害公务罪,殴打的对象是村支书。根据两高的有关指导意见,村委会、居委会等工作人员,在此次疫情期间,如果从事疫情的预防、控制工作,被视为“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从而可以成为妨害公务罪的犯罪对象。


7

【案例】

【武汉返乡身体不适,就医时却屡屡隐瞒行程】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冯某云长期居住武汉,1月22日返回宁陵老家。1月25日,当地村委通知被告人冯某云居家隔离。同日,被告人冯某云因身体不适,到乡卫生院就诊,医务人员根据开展防控工作要求明确询问其是否系武汉返乡人员,被告人冯某云故意隐瞒其武汉返乡人员身份。


1月30日,被告人冯某云体温异常,被送至县人民医院治疗。次日,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告人冯某云隐瞒武汉返乡人员身份并因违反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致使乡卫生院8名医务人员被隔离,1名密切接触者被感染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目前,被告人冯某云及感染者均已治愈。


【判决】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冯某云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法提出的预防、防控措施,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其行为已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鉴于被告人冯某云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认罚,并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可依法从宽处理,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适当,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宣判后,被告人冯某云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点评】

隐瞒武汉行程,致8名医务人员隔离,1人被感染。罪名是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该罪是此次疫情期间适用率最高的罪名之一。两高认为,该罪是过失犯,与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法条竞合关系。


8

【案例】

【儿子卖口罩诈骗70万用于赌博,获刑10年】

3月5日上午,由佛山市禅城区检察院起诉的该口罩诈骗案开庭审理,被告人黄某光因诈骗数额高达70余万、母亲送其自首等因素,最终佛山禅城区法院判处黄某光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10万元。


【点评】

1、本案的罪名是诈骗罪,犯罪数额是70余万元,属于诈骗数额特别巨大,法定刑为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2、在疫情期间犯罪,应从重处罚。3、被母亲陪同送往司法机关,然后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成立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总结


对于生产、销售伪劣口罩、医用酒精、消毒液等产品,牟取非法利益,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危及广大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行为区别案件的不同情况,分别按照销售伪劣产品罪,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非法经营罪,诈骗罪等依法严惩,能够有效守护人民群众的健康和生命,能够为疫情防控提供有力的物质保障,也有助于维持特殊时期的市场秩序稳定。

我国刑法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所规定的罪名并不少,包括非法捕捞水产品罪,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非法狩猎罪,以及走私珍贵动物、珍贵动物制品罪。


此外,对于违反国家规定,非法经营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包括开办交易场所、进行网络销售、加工食品出售等),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应当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是非法狩猎的野生动物而购买的,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定罪处罚。

律师在线
ONLINE CONSULTING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