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律师网 | 为您在线答疑,遴选专业律师!
咨询热线:15395067985
当前位置: 刑事辩护实务 罪名解析
【罪名解析】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
发布者:
时间:2020-09-09
浏览数:14

【编者按】查封、扣押、冻结财产是司法机关为确保诉讼活动顺利进行而对涉诉财产采取的强制措施,但在司法实践中,往往会发生行为人对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进行非法处置的情况。这不仅损害了司法机关与法律的权威,还阻碍了诉讼活动的顺利进行,干扰了司法诉讼秩序的稳定。出于对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保护,我国《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以及《刑事诉讼法》均对侵害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行为作了特别规定。1997 年《刑法》修订时,立法机关在征求法学理论界、司法实务部门以及其他社会各界的建议和意见的基础上,结合三大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在 97 年刑法第 314 条中增设了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这一罪名。

 

《刑法》第三百一十四条

【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十一条 自判决指定的期限届满第二日起,人民法院对于没有法定减免事由不缴纳罚金的,应当强制其缴纳。

对于隐藏、转移、变卖、损毁已被扣押、冻结财产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一十四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罪名认定】

一、本罪犯罪构成

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是指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情节严重的行为。查封、扣押、冻结是司法机关采取的强制性控制措施,其目的是保障司法活动顺利进行和生效裁判有效执行。

1.犯罪主体为自然人,单位不构成本罪的犯罪主体

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的犯罪主体是自然人,主要是被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所有人、保管人,其他人如出于妨害司法机关的查封、扣押、冻结活动的意图实施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行为的,也可以成为本罪的主体,但单位不构成本罪的犯罪主体,但单位的法定代表人或直接责任人可以成为犯罪主体。

2.犯罪主观方面须为直接故意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即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必然或者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法律后果,而希望该后果发生的主观心态。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财产处置措施,司法机关会采取张贴封条、告示等予以公告并通知被执行人及保管人等,被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所有人、保管人明知财产已被控制处分,但仍采取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的手段予以非法处分则行为人在主观上具有明显的故意。

3.犯罪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非法处置财产的行为

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行为。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为非法处置的表现形式,目的都是行为人为使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脱离司法机关的控制,以达到逃避承担相应财产责任的目的。

4.犯罪客体是司法机关行使侦查、检察、审判、监管职权的正常秩序

为确保侦查、检察、审判等司法活动的顺利进行,司法机关在必要时可以对有关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措施,而行为人对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加以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就直接对司法机关侦查、检察、审判、监管职权的正常秩序构成了破坏。

只有非法处置行为客观真实地造成了危害侦查、检察、审判、监管职权正常秩序的法律后果,并且达到了情节严重的程度才能构成本罪,“情节严重”是构成本罪的法定条件之一。现行法律并未对“情节严重”予以明确,司法实践中一般从以下方面来考虑:

(1)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行为的次数;

(2)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数量、价值;

(3)对被执行财产进行非法处置的故意内容和意图;

(4)妨害诉讼活动正常进行的严重程度;

(5)造成的恶劣影响和损害后果的程度等。

 

二、判决、裁定生效以后以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已经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方法,对抗判决、裁定执行的,应从一重罪处罚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与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有相类似之处。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是指隐藏、转移、变卖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情节严重的行为。两个罪名的区别是:行为人为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在判决、裁定生效以后以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已经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方法,对抗判决、裁定执行,其犯罪的方法和手段牵连触犯了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罪,属于牵连犯。根据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牵连犯虽然实际上构成了数罪,但因其追求的目的只有一个,对牵连犯不适用数罪并罚的原则,应当从一重罪处断。根据刑法的规定,两罪的法定刑完全相同,无轻重之分,可选择其犯罪目的条款处罚。如果被执行人或单位的犯罪目的是为了逃避履行已生效的裁判文书,侵犯了人民法院裁判的权威性,应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一罪处罚;如果是在判决、裁定生效之前就实施了妨害已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行为,导致判决、裁定执行困难或者无法执行的,应以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论处。

(摘自:《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赵旭明、陆云霞,《人民法院报》 2003年12月15日)

 

三、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与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的界限在于犯罪行为指向的对象不同

司法实践中,认定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应当注意划清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界限。从行为的表现形式上看,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与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无异。区分二者的关键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行为所指向的对象是人民法院作出并已经生效的判决和裁定。而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的行为所指向的对象则是所有司法机关(包括公安、检察和人民法院)依据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履行法律规定的手续而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如司法机关依法采取财产保全措施的财物、款项等。因此,凡是行为人实施的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已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行为发生在人民法院依生效的判决、裁定而发出执行通知以后,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应当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定罪处罚;否则,构成犯罪的就应当以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定罪处罚。

(摘自:《个罪法定情节研究与适用(下),》曾芳文,段启俊主编,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年出版)

 

【案例选编】

一、为及时履行法院裁判而将被查封的房产卖与他人的,构成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罗扬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案

【指导意义】

区分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关键就在于行为人是否具有拒不执行法院裁判的目的。对于为了及时履行法院裁判而处分被查封的房产的,不宜认定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而应以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论处。

审理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来源:《中国刑事审判指导案例5·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

二、擅自转移、隐藏被司法机关扣押待拍卖的财物,构成非法处置扣押的财产罪——陆惠忠、刘敏非法处置扣押的财产案

【指导意义】

行为人将被司法机关扣押的汽车隐藏、转移的,同时符合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及非法处置扣押的财产罪客观上的行为表现,但无足够证据证明行为人具有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故意,应以非法处置扣押的财产罪论处。

案号:(2005)南刑初字第139号

审理法院:江苏省无锡市南长区人民法院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06年第4辑

三、为拒绝执行生效裁判,转让被查封的财产并转移银行账户进账的,分别构成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支某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指导意义】

行为人与人发生纠纷,人民法院先后作出查封财产的裁定以及要求行为人履行借款义务的判决。对于上述裁判文书,行为人拒绝履行,并在诉讼过程中对查封的财产进行转让,在执行阶段将银行进账进行转移,基于行为人实施行为时间及对象的差异,对其行为应分别评价为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实行数罪并罚。

案号:(2015)朔刑初字第205号

审理法院:朔州市朔城区人民法院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6-05-09

四、将已被执行局清点的财物进行处置以拒绝执行生效裁判的,构成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裁定罪——毛林江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财产案

【指导意义】

人民法院执行局对予以执行的财物进行清点的,不宜认定为查封、扣押行为。行为人明知是被执行局清点的财物仍故意处置,所得款项用作他用,不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义务的,构成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裁定罪。

案号:(2011)尉刑初字第266号

审理法院:尉氏县人民法院

来源:法信精选案例

五、收到判决文书后,拒不履行,先后将抵押的财产及查封的财产进行出售,所获款项另作他用的,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周恩华等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指导意义】

行为人收到法院判决书和执行通知书后,拒绝履行,先后将抵押的财产及被法院查封的财产进行出售,且将款项另作他用,分别触犯了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及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属于牵连关系,择一重罪处罚,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论处。

案号:(2015)遵县法刑初字第362号

审理法院:遵义县人民法院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6-07-21

 

六、非法处置已被法院解除查封扣押的财产的行为构成拒不执行裁定罪——鞠某拒不执行裁定案

【指导意义】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指向的对象是人民法院已生效的判决、裁定,侵犯的客体是国家的审判制度,它损害了人民法院的司法权威和尊严。在人民法院发出解除查封的裁定并送达后,行为人故意转移并隐藏责令其保管的财产,以此作手段来对抗法院所作裁定的执行,致使解除查封的裁定长时间无法执行,其行为侵害了国家的审判制度,破坏了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和人民法院裁定的权威性,并给当事人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基本案情】

1999年7月30日,被告人鞠某以某机械工程有限公司欠其人民币11万余元为由,向山东省烟台市某人民法院起诉该公司,并申请诉讼保全。法院立案后,依法查封、扣押了某机械工程有限公司的两辆前苏联产7522型别拉斯矿用自卸车(以下称矿车),矿车扣押于烟台市某厂后,法院工作人员告知被告人鞠某,由其保管车辆,但不得转移、变卖、毁坏。车交被告人鞠某保管后,该私自将矿车的方向盘和电瓶卸下。后因鞠某起诉的某机械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被工商局吊销营业执照,鞠某申请撤诉,烟台市某区人民法院于1999年8月27日向双方当事人送达了解除对两辆矿车查封的裁定书。后法院工作人员召集原、被告双方当事人交接矿车,被告人鞠某没到场,其妻牟丽香参加,由于矿车上电瓶和方向盘被鞠某事先卸下,致使矿车交接不成。后被告人鞠某为不移交矿车,将两辆矿车转移并匿藏于济南军区军械培训中心驻烟台某所在地的停车场内。法院工作人员多次找被告人鞠某追缴矿车,被告人鞠某故意躲藏,致使法院无法将已解除查封扣押的矿车移交给某机械工程有限公司。时间达三年之久。

 

七、张庆国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案

【基本案情】

王丙河诉张庆国等借款纠纷一案,山东省桓台县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张庆国等应偿还王丙河借款本金及利息379000元。王丙河在诉讼期间申请财产保全,桓台县人民法院于2014年7月9日依法查封了机器设备。因张庆国等未主动履行还款义务,王丙河申请强制执行,2014年8月25日,桓台县人民法院立案执行。经查,在查封期限内,张庆国擅自将查封设备内的电火花数控线切割机一台和立式升降台铣床一台抵债给他人。桓台县人民法院责令张庆国将该两台设备追回,张庆国未追回。

桓台县人民法院将张庆国涉嫌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的线索移送公安机关。经公安机关侦查、检察机关起诉,桓台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张庆国将法院的查封财产擅自抵债,致使查封财产无法追回,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依法判处张庆国有期徒刑六个月。

【指导意义】

被执行人将人民法院诉讼期间保全查封的财产擅自抵债给他人,且查封的财产未追回,妨害了人民法院执行工作,法院以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六个月。

 

八、黄圣非法处置查封财产案

【基本案情】

2012年12月,江西省石城县人民法院对熊世滨与黄圣借款纠纷一案作出民事判决,判令被告黄圣归还原告熊世滨欠款30万元及利息。判决生效后,黄圣未如期履行,熊世滨申请强制执行。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执行法院依法向黄圣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并查询了其财产情况,但未查到可供执行财产。

2013年5月8日,根据申请执行人提供的线索,执行人员在广东省东莞市大朗镇找到黄圣,黄圣承认在东莞市大朗镇开办雪糕批发部,有5部送货车、2间冻库、250个冰柜及一些办公设备,石城县人民法院依法对上述财产进行查封。因黄圣一直拒不执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石城县人民法院决定对其司法拘留15日。黄圣向执行法院表示愿意将其所有的雪糕批发部财产转让他人,所得款项用于清偿债务。但黄圣回到东莞市后,未经执行法院许可,擅自与他人签订转让合同,将被法院查封的全部财产以46万元转让,所得款项仅支付熊世滨5.3万元。之后,黄圣更换联系方式,躲避法院执行。经公安侦查、检察起诉、法庭审理等环节,2014年12月30日,石城县人民法院对被告人黄圣以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指导意义】

本案被执行人黄圣起初因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被司法拘留15日,仍不悔改,在其财产已经被执行法院依法查封的情况下,擅自将财产变卖,将所得款项大部分隐匿、转移,造成生效判决无法执行,其被移送侦查起诉,最终被以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九、冯家礼非法处置查封财产案

【基本案情】

2013年12月11日,柳州市柳南区人民法院对柳州市永乐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与柳州市开钿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依法作出民事调解书,确认由被告柳州市开钿科技有限公司向原告柳州市永乐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支付货款本金及违约金合计224800元。诉讼中,法院依原告方申请,将柳州市开钿科技有限公司的5台开式固定台压力机、1台新型电动摆式剪板机、1付剪板机刀片裁定查封。调解书生效后,柳州市开钿科技有限公司未按调解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柳州市永乐机电设备有限公司遂于2014年4月10日向柳南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在执行过程中,执行法院向柳州市开钿科技有限公司下达执行通知书和财产报告令,该公司相关负责人不配合执行。被执行人法定代表人冯家礼将5万元偿还给申请人后,坚称公司已无偿还能力,表示已将公司不动产向银行办理抵押贷款,待贷款下发后再偿还欠款。2014年9月中旬,申请执行人向执行法院反映称,冯家礼正私下处理公司财产。后经调查取证,了解到冯家礼已将法院查封的相关设备以15万元的价格转卖给他人,且未将款项支付给申请执行人。2014年9月28日,执行法院将冯家礼涉嫌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线索移送公安机关。

2015年1月15日,柳州市柳南区人民法院对检察机关指控冯家礼犯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一案依法作出判决,认定被告人冯家礼作为被执行人柳州市开钿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未经执行法院许可的情况下,擅自将法院查封的财产以15万余元的价格变卖,且拒不交出该款,致使柳州市永乐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的货款无法收回,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指导意义】

本案中被执行人法定代表人冯家礼明知执行法院已将该公司的相关设备查封,未经法院许可,仍擅自变卖,且拒不交出变卖款,导致申请执行人的货款无法收回,情节严重,符合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的犯罪构成,应受到依法惩处。

 

十、曹某等非法变卖查封财产案

【基本案情】

2010年12月,山东省新泰市人民法院立案执行曹某等人与新泰市某建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案。2011年5月,曹某等人通过竞拍取得新泰市某建材公司租赁权,但其以对新泰市某建材公司享有债权抵顶租赁费为由拒绝缴纳拍卖款。在新泰法院未出具拍卖裁定情况下,曹某等于2011年6月擅自进入该公司生产,并将该公司内查封的一台振动筛、厂房钢构大棚、两台锤破机切割后变卖。

山东省宁阳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曹某明知司法机关对相关财产已查封仍予以变卖,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宁阳法院于2015年3月判决:曹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指导意义】

人民法院对涉案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执行措施,是保证案件执行到位、兑现当事人胜诉权益的必要手段,非经法院判决或者裁定,任何人都不得擅自处置。本案中,曹某等人明知司法机关对相关财产已查封仍予以变卖,严重妨碍了案件执行工作,且扰乱法院工作秩序,属于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的行为。

 

十一、许军燕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财产案

【基本案情】

2006年3月5日,高雪珍驾驶二轮摩托车与徐守龙发生碰撞,造成徐守龙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高雪珍负事故全部责任,经鉴定徐守龙伤势构成八级伤残。徐守龙将高雪珍诉至法院,经嘉兴市南湖区人民法院调解,双方当事人于2007年5月18日达成(2007)南民一初字第380号民事调解书,确定被告高雪珍赔偿原告徐守龙医药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合计83800元,并定于2007年12月底前分三次付清。后高雪珍并未如约履行,徐守龙申请强制执行。

该案执行过程中,法院未发现被执行人高雪珍有可供执行财产,遂于2007年11月2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2012年底,随着嘉兴市南湖区“三改一拆”活动展开,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高雪珍家庭所有的猪舍列入拆迁范围,应当有相应的款项予以补偿,于是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经法院调查,2013年5月,高雪珍家与嘉兴市南湖区新丰镇人民政府就猪棚拆除有相关补偿,且相关猪舍拆迁协议系该家庭以许军燕(高雪珍之子)名义与拆迁单位签订。2013年7月19日,法院对补偿单位新丰镇竹林村村委会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协助冻结补偿款项共计155492.18元(含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其后,许军燕于2013年12月4日通过在中国农业银行新丰支行挂失补偿款的农行存单,转移该笔补偿款人民币226170元至张理伟(高雪珍之女婿)账户。后法院遂以许军燕涉嫌构成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罪移送公安机关侦查。在公安机关侦查过程中,被执行人高雪珍于2015年1月20日将全部赔偿款85800元及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82118.22元交至执行法院。

【指导意义】

被执行人之子许军燕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行为已经涉嫌构成犯罪。正是在公安机关启动刑事追责程序之后,被执行人主动履行了执行义务,从而促成了本案的执结,维护了申请人的合法权利。

 

十二、肖某某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肖某某因资金周转困难向曾某某借款人民币285万元,后未及时偿还。曾某某遂向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于2014年5月29日申请财产保全。西湖区法院依法作出保全裁定,对肖某某存于南昌市洪都中大道14号仓库的自行车、电动车进行了查封。

2014年7月10日,在西湖区法院主持下,肖某某与曾某某达成调解协议,法院依法制作民事调解书。调解书生效后,肖某某未在确定的期间内履行还款义务,曾某某于2014年7月31日向西湖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同日,执行法院向肖某某下达执行通知书,肖某某不配合执行。2014年8月,肖某某私自将其被法院查封的2000余辆自行车拖走,并对自行车进行变卖和私自处理,用于偿还其所欠案外人胡某某部分债务。肖某某未将上述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行为告知西湖区法院,也未将变卖自行车所得款项打入西湖区法院指定账户,并将原有手机关机后出逃,致使申请执行人曾某某的债权无法执行到位。

2016年6月13日,公安机关将被告人肖某某抓获。经公安机关侦查终结,检察院提起公诉,西湖区法院经审理,以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判处被告人肖某某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指导意义】

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是被执行人规避、抗拒执行的一种典型方式。本案被执行人在强制执行过程中,对人民法院已经查封的财产私自变卖,并将变卖所得用于清偿其他债务,导致申请执行人的债权得不到执行,情节严重,构成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由于本案执行依据是民事调解书,被执行人的拒不执行行为不能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法院以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对被告人定罪处罚,符合法律规定,惩治了此种抗拒执行的行为,维护了司法权威,具有较好的警示作用。

律师在线
ONLINE CONSULTING
点击咨询